无敌皇后VS无赖国王

第三章 恶魔的童话

在换药的过程中,魏小凝和王子殿下有说有笑,紧张感也随交谈深入而渐渐消失,这对小凝而言,无疑是个好的开端。 

星期六的游乐园各项活动正热闹的举办着,小凝拉着谚息跑到过山车那里,指着超高无比的轨道说道:“学长,我们玩这个!好不好?很刺激的!!”

才说着上空就传来惊人的尖叫声。

“这个……”宗谚息原本想拒绝,但忍住,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耶!太棒了!我们快去排队!”兴奋中的魏小凝,显然没有注意到王子殿下脸色已经开始发白。

10分钟后——

“哇~~好刺激哦~刚才人倒过来的时候,我觉得是是地球都转过来了!哇,差点想哭诶!恩?学长,你怎么了?”说到一半,粗神经的小凝注意到身旁的帅哥脸色不对,忙了他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焦急的询问他是哪里不舒服。

“没事,恩……可能没吃早点吧……”恩?这也是借口吗?

“真的吗?可是你的脸色还是很差啊。”魏小凝有点后悔,怎么能自己玩太兴奋而忘了学长的感觉呢?看样子,学长并不喜欢玩这个!

“那,学长,我给你讲个笑话吧!”小凝决定要弥补自己的疏忽。

宗谚息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她,这小姑娘还会讲笑话?

小凝没有在意他的眼神,自顾自说起来:

“在北极啊,有一只企鹅,有一天,它面对那苍茫的大地实在无聊得发慌了,就开始拔自己身上的毛来玩。拔呀拔呀,终于把身上的毛拔光了!你猜它说了句什么话?”

“什么?”宗谚息很配合地问了句。

“它说,好冷哦!哈哈哈哈……”小凝笑到一半,发现王子殿下非但没笑,还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真的好冷哦。”宗谚息象征性地呵呵了两句,“企鹅是在南极而不是在北极的吧?”

“恩?南极吗?”小凝歪着脑袋想了想,她是从来就分不清楚东南西北的人。

宗谚息敲了一下小凝的脑袋说,“我去买饮料,要喝什么?”

“柠檬汁!”

“恩,我去买,你乖乖在这里别乱跑。”说完,王子殿下向不算太近的饮料店走去。

望着他越走越远,小凝垂下了眼,轻轻脱下高跟鞋,轻揉脚裸,细看下已经磨出水疱了。

“啊……好疼。”早知道就不穿高跟鞋了,这东西发明出来就是折磨脚的!为了在他面前,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小凝忍啊!咬牙切齿地忍啊!

爱情是伟大的,自做孽是不可活的。

“啊!好疼啊!”不小心下手重了点,那疼痛感让她几乎哭了出来。

这时,一双毛茸茸的大手忽然温柔的抚上她的脚。

小凝错愕,抬头一看,一只大熊!她愣了一秒,“啊——”地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来。

大熊无奈地收回手,把头套拿了下来,下面是一张令上帝都要失神的脸孔。

那简直是鬼斧神工之下诞生的尤物!漂亮地仿佛是天使到下凡间!那双清澈的眸子,呈现琥珀的色泽,带着淡淡的微笑,如一泓秋水。

如此的美人,让魏小凝刹那间由呆滞变为恐惧。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可能,他不可能在这!他的学校所在的城市离她的,差了有一千公里!

“我的公主丢了,我能不来找吗?”他轻轻叹了口气,那一身叹息啊,旁人听了定会奉上所有只为博他一笑。

“你……我……”魏小凝的脑子暂冻成豆腐,已经讲不出话来了。

“我不在有没有想我啊?”灿烂的笑容带着摄人心魄的温柔,那低沉的声音,让魏小凝的心跳猛地加快了速度。

她暗骂自己没出息,这张的脸孔,这个的声音,她从小看到大听到大,熟悉得仿佛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了,竟然还会紧张!

不过……怎能不紧张……

他每次露出这样“天真无邪”的笑容的时候,就一定会有人倒霉了!

看着他的笑脸不断在她面前放大,魏小凝的双手开始颤抖起来。

“我……我给你讲个笑话吧!”她冒出这样一句话。

“有只企鹅因为无聊把自己的毛拔光了?”柳星溯笑着摇头。

“啊!你偷听!”小凝叫嚷起来,狠狠瞪他。

“那又怎样,账我还没跟你算……”柳星溯挑挑眉,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这个笑话有续集的!”小凝强硬地把话插进去,“说有一只北极熊啊,也学着企鹅把自己身上的毛拔光了,你猜它说了什么?”

不等柳星溯说话,小凝马上接口道,“你一定会猜那笨熊说:‘好冷啊’对不对?错啦!那北极熊说:‘企鹅没有骗人’。好不好笑啊?我觉得太好笑了,哦呵呵呵呵……”

“……”

小凝一直笑到声音扭曲变形了才停下来,心虚地瞥了眼星溯。

柳星溯坐到她旁边,脱下身上的熊宝宝装,因其惊为天人的容貌而引起游客们驻足观望。

小凝偷偷打量他,暗暗叹了一声。才一个月没见,这小子越发漂亮得招摇了!

精致的脸庞,修长的身材,白皙如玉的皮肤,她再怎么化妆都达不到那个程度。草绿色的衬衫,领口三个纽扣敞开着,露出的锁骨和部分结实的肌肉惹人遐想联翩……所以也难怪她身边的人都会喜欢上他吧,连她自己也觉得,站在他身边,她不过一只丑小鸭罢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有些事情还是不得不面对的,魏小凝怯生生地问。

“开学了我来报到啊。”柳星溯笑着说,“来晚了一个月,你有没有想过我?”

小凝一愣,星溯的笑容看起来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太一样了。

柳星溯揉了揉她的头发,笑着说:“为了不让你相思成疾,你看我都跑来和你读同一个大学了。”

魏小凝惊跳起来,“你你你……你说什么?!”

“宝贝,我们又可以天天见面了!”柳星溯也站起,在周围一阵抽气声中,给了魏小凝一个标准的熊抱。

魏小凝顿时石化。

耶苏大哥啊,让她口吐白沫暴毙算了~~~~~~

“小凝,你朋友吗?”一个低沉的声音插入小凝的耳脉。

石化的魏小凝立即被激活过来,推开柳星溯的八爪,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脸瞬间憋得通红,就像是被丈夫抓到的正在偷情的妻子……

“我叫柳星溯。”柳星溯右手友好地伸出,左手则不着痕迹地把手臂绕过小凝的脖子,把她往自己身边贴过来,对宗谚息露出他倾国倾城的笑颜。

宗谚息眼神明显一怔,一秒后伸出右手与他相握,莞尔道,“宗谚息。很高兴认识你。”

宗谚息眼里的惊艳没有逃过魏小凝的眼睛,她恨地咬牙切齿。她还没把王子殿下搞定呢,难道这恶魔又要来插一脚?

“停!”魏小凝在他们交谈前出声打断,反手拉住柳星溯的手,对宗谚息说,“抱歉,三分钟就好。”

然后拖着柳星溯就向远处的大树跑。

“宝贝,你就那么急不可待地要与我独处了吗?”柳星溯调笑的声音懒洋洋地飘进小凝的耳朵里。

小凝很难得没有反驳,而是清了清嗓门,用商量的语气说:“那个……星溯啊,我们来做个约定好不好?”

“你终于答应嫁给我了吗?”柳星溯斜靠在树上,阳光透过树叶投下班驳的影子,晃在他草绿色的衬衫上,分外亮眼。他的皮肤渐渐呈现出一种透明的粉色,微笑如同传说中俊美的酒神。

“我是想跟你商量,你可不可以不要接近谚息学长?”小凝的耳朵自动过滤掉他的调侃,双手合十,差点就想拜他了。

“为什么?”恶魔皱起了眉,却呈现出另一种风情来。

“姐姐,你就发发善心留个男人给我好不好?”这话说出来,小凝觉得她像是要同其他小姐抢客人的陪酒女。

“不行!”柳星溯一口回绝。

“柳小白!”魏小凝双目圆瞪,这小子不要给脸不要脸!

见她真要发火,柳星溯赶紧换了种口气说:“大姐,就凭你这样的姿色,人家帅哥怎么会看得上你?”

小凝一听,立刻换成一张晚娘脸,凶道:“来我们打个赌,三个月内,只要你不接近他,我一定可以做他的女朋友,到时候,你就再也不许对他下手!”

柳星溯的脸紧绷了起来,琥珀色的眼睛眯起,小凝很了解,这是星溯发怒的前兆。星溯脾气烂好,很少发火,但是他一旦发起火来,那简直惊天地泣鬼神,遇鬼杀鬼遇佛杀佛!

“好!”没想到柳星溯一口答应了下来,“我给你三个月时间,如果他还没有喜欢你,那你就乖乖地做我的跟班,以后没有我的同意,绝不许跟男生说话!”

“好!”小凝壮志临云地以视死如归的口吻满口答应了。

看到柳星溯讥讽的笑,她暗暗开始懊恼,这宗谚息这座大山,她扛得下来吗她!如果三个月没有进展,那她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得下去啊~~

达成共识后,柳星溯到是干脆,回头就走。魏小凝怔了怔,回过头瞧还托着饮料等她的宗谚息,心下想,如果三个月他还是没有喜欢上她,那就耍赖叫他帮个忙假装做她男朋友好了。

这可是关系到她一辈子的幸福啊!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小凝匆忙跑回宗谚息身边,低头向他道歉。

“没关系”宗谚息耸耸肩,把饮料交到小凝手中。

接下来的约会小凝一脸心不在焉,想到柳星溯她就莫名心慌。

她不自禁哀嚎了一声。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宗谚息忽然说,他看着天空,眯起了眼,俊朗得让人无法移开视线。小凝有些呆滞,但已经不是当初花痴的心情了。

“恩?”小凝还没反应过来。

“小妹妹,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了。”宗谚息笑着对她眨眨眼,问小凝要过手机,输入一串数字后还给她,说,“如果以后头还痛的话,打电话给我。”

  小凝接过,傻傻地点点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