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皇后VS无赖国王

第九章 不归风波之一

最近校园流传着一个可怕的传说,说柳星溯的同宿舍同学,想非礼他,结果被他的另一个追求者打得三个月下不了床!

小凝不知道这事是真是假,但是星溯宿舍只有他一个人住却是不争的事实。

BBS上说他是同志的人,开始铺天盖地诽谤起来。就连那些曾经多为赞美的,也有部分倒戈成反派,于是,又一轮新的高潮掀起。

的确,这样的美人,如何不成为让人非分之想目标之物?

可是星溯同学向来都抱着“世人皆醉我独醒”的乐观精神,从来不以为意。

对于这样的情况,小凝始终保持缄默,不管周围的同学们用何种方式逼她就犯,她都大力发扬着刘胡兰视死如归的精神,宁死不屈。

其实不是她不说,而是真没什么好解释的,那星溯本来就喜欢男人,男人们也喜欢他,所以为他打架有什么不对?这样的事情小凝看多了自然不会当回事了。

再说,魏小凝本身也是个遭受到诸多压力的新闻人物,BBS上对于此的非议可说铺天盖地,她小凝何必再给自己找事做?

坐在学校外的水吧里,小凝喝着橙汁,一脸悠闲地看着星溯似笑非笑。

午后的阳光温柔地透过落地玻璃洒在星溯身上,泛起一圈光晕,在他粉色的条纹衬衫上镀上金黄的光泽。

他优雅地端起咖啡,抬起眼对小凝一笑,那瞬间,阳光都仿佛倾斜了下来,琥珀色的眸子如同三月桃花,焕发出异样迷人的光芒。

小凝在心中感叹,祸水啊祸水!

“喂,我们那三个月的赌还算不算啊?”小凝问。

“当然!你就等着三个月后乖乖跟着我吧!”星溯溺爱地在她脑袋上轻轻敲了敲。

小凝撇撇嘴,她本来是想放弃了,但他自己告诉她的啊,熊猫也可以治好黑眼圈,也可以拍出彩色照片么!

“从前呢,有一个老实人,不会说谎,说了谎总是被人拆穿,于是他就去请教了一个很会说谎的人。那个很会说谎的人于是便教了他许多常识,讲完后,他叫老实人说一句谎话,那个人想了半天,神秘地说出了一句话。你猜他说了什么?”

“什么?”

小凝站起来,俯身趴在桌上,把脑袋伸过整个桌面凑到他耳边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哑巴。”

星溯心脏猛地一阵跳动,甚至僵直了背都没敢动一下。

小凝见他如此,以为她的笑话成功了,哈哈大笑。

“乖乖,姐姐要去上课。虽然呢,姐姐我长得不是那么漂亮,可从来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现在姐姐要去上课了,下课再跟你说哦!”说罢,小凝还掐了一把星溯的脸,标准吃他豆腐的模样。然后甩起她的大包,向门口方向走去。

星溯抚着被掐得发疼的脸,傻傻地笑了。

这个女人究竟是明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

读高中的时候,小凝是个好学生。

可那谁说的,大学里,没谈过恋爱或没逃过课的人生,都是不完整的。所以她魏小凝不是在逃课,而是在完整着她的人生。

打了个哈欠,她闭上了眼。深秋午后晒太阳是件很惬意的事,小凝躺在离篮球场不远的草坪上,闭着眼对天空呵呵傻笑。

烦恼?都滚吧,她魏小凝从来不知道那东西为何物!

才想着,一个低低的笑声就飘进了她的耳朵里。

小凝随着声音往上看,这一看,有些楞住了,竟是宗谚息。

他穿着一身运动装,显然刚运动完,额上还微微冒了些汗。他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璀璨如星辰的眼眸静静的凝视着她,玫瑰般的唇忽吐出一句:“你傻拉?”

这句话犹如当头棒喝,把小凝从花痴状态下中拉了回来。啊,果然大话是不能说的,不,她只是想想而已,那大麻烦就降落下来了。

当然,还是让她欢喜无比的麻烦。

自从那个夜后她就没再跟他说过话,甚至除了那次网球赛上最后见到一眼外,都没有再见过。她承认,见到他她会很不自在,所以下意识有些躲避,连网球社的练习都没有去。只是没想到……今天会遇到他。

她可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甚至躺在草地上头发乱蓬蓬还沾上了枯草!

“呵呵,没啊,只是发觉你更帅了。”小凝尽量以对待普通朋友的心态去对待宗谚息,也尽量让自己无视那已经狂跳的心。

宗谚息狂笑起来,俊朗却带着邪佞。

“那个……”宗谚息有些迟疑地问,“柳星溯,是你的男朋友吗?”

一听到星溯的名字,小凝心中警铃大作,“你想干什么?”

宗谚息一愣,笑了,“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小凝发现自己的失态,做了个深呼吸,勉强笑笑,说,“没啊……”

“那,他是你的男朋友?”宗谚息还是没放弃这个问题。

小凝不确定他在想什么。如果要他打消对星溯的念头,她就应该说“是”,可是说了“是”,那她自己岂不是也没机会了?

不要啊,这叫她怎么回答么!

在他撩人的目光地逼问下,小凝最终含泪点头。

爷爷啊,您从小教育我要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坚强勇敢,不畏强权……我……我对不起您老人家了~~~

呜~~~~~

宗谚息有一分钟的沉吟,小凝小心翼翼地注意着他的表情,却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难道说,他真的对星溯有意思?

“那个……虽然他不是我男朋友,可是他喜欢的人是我!”小凝大言不惭,脸皮很厚地说道。

宗谚息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微笑,点点头。

这个……他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小凝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不行,回去一定要跟星溯商量商量,就算是霸王硬上弓,不不,就算是威逼利诱,也要让他服从组织分配,远离宗谚息。

“柳星溯,他是Z市的人吗?”宗谚息又问。

小凝僵硬地点点头:“是啊,我们从小就在一起长大的。”

一双深邃眼眸突闪过一丝光芒,但随即被掩盖住。宗谚息嘴角缓缓上仰,勾画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说:“今天不上课了,出去玩吧。”

恩?小凝惊讶,她没听错吧?

“来!”宗谚息拉起她的手,在她受宠若惊还没反应过来前,就走到篮球场边他的机车旁。上课时间,打球的人不多,也没有在意他们。

宗谚息长脚一个跨坐上机车,把头盔递给小凝。小凝本不是容易脸红的人,这时却羞红了脸。想把安全帽戴上,可笨拙地却怎么也弄不好。

她知道现在的脸大概已经像煮熟的虾子。

“笨蛋。”谚息笑了,伸出手帮她系上,修长的手指与她的脸轻触了几下。他的脸离她很近,能清清楚楚看清阳光下变成淡淡的金黄色的睫毛。

他其实,也是个温柔的人。

可就这么个温柔的人,却对她说,不要喜欢上他。

小凝在心中叹了口气,在一切准备就绪后,跨坐上他的机车。

现在她又发现一点,只要跟在他在一起,自己就会发呆、并不断出丑。

唉……这是命吧,注定了了她拿他没有办法。

马达的发动声响器,小凝心中不免紧张,手不知道该不该搂住他的腰。就在她踌躇不定时,机车猛的向前冲去,她惊叫一声立即紧紧搂住了他的腰,风呼啸而过,略过她的发,隐约间,她竟还听见他的笑声!

难道是在笑她的笨拙吗?

他的车开得很快。小凝记得她曾经在论坛上看过这么一个帖子,说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只要她在他的车上,他就一定会放慢速度,小心驾驶。

相比现在呢?如此速度,是不是意味着,他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小凝苦笑着,本是如此,又有什么好意外的。

她趴在他宽阔背上,抱着他的腰,指间传来丝丝暖意。就算他不喜欢她,但她仍然可以存着幻想,幻想他是她的爱人,不管风再如何的狂哮,也可以让她不在乎不在乎。

想到这里小凝仿佛听到了星溯的声音,如果他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嘲笑她一番,然后说她是小说看多了,做白日梦了……

汗……满头大汗……这样浪漫的时候她干吗想到他啦~~

好希望,这段路可以没有尽头,那么,是不是说她可以一直做着这样的梦了?

可现实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摧毁她的美好,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东海边的大堤上。

大海一望无际,波涛汹涌的海浪拍打着礁石,翻滚出层层浪花,夕阳在海天交界处晕上了一抹红霞,仿佛恋人们娇羞的神情。

小凝脱下鞋子,跟在他身边,走在大堤边的沙滩上漫步。这一刻,就仿佛他们是相爱了好多年的恋人,他走前,她走后,紧紧跟随。

宗谚息的背影俊秀挺拔,小凝发现,他远远看去竟有些像星溯!难怪世人都说,美好的东西都是相似的,丑的东西各有各的丑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