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皇后VS无赖国王

第十章 不归风波之二

走着走着,小凝发现沙滩上有些与螃蟹长得很像的硬壳动物,在这个季节本来就是该吃螃蟹的季节,想想往年都会吃很多,今年却还没吃过。想到这,小凝童心未泯地开始抓螃蟹了。

那些小螃蟹张牙舞爪地挥动着他们的小拳头,开始反击她这个外来侵略者,她本来不以为意,那些小东西还能伤了她这么大个人吗?可是……狗被逼急了也会跳墙啊!在她无限的挑逗下,小螃蟹们终于忍无可忍地喀嚓一声……

“啊”一不留心就被它给“夹”住了,小凝张大了嘴巴,怒视着它!手提起,小螃蟹的武器还是紧紧夹住手指,丝毫没有放松。

小凝的手左晃晃右晃晃,它也随着她的动作摆动舞姿,指间的疼痛感告诉她,如果再不把它给干掉,她这手可就完了!

这时,一直在看海浪的宗谚息被她的叫声给引来了,在看到她奋勇的模样时,不禁大笑起来。

小凝有种想扁他的冲动。啊,这都是星溯害的啦,跟星溯在一起以后她就会变得很暴力!小凝笑地超级甜腻,说:“学长,能不能过来帮个忙?!”

“帮你有什么好处?”宗谚息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挑挑眉。

这是宗谚息的招牌表情,抬高了头颅借着身高优势来个居高临下。而这个时候,他往往是笑着的,嘴角微微向左边扯开,眼神中满是不羁,仿佛他只是个旁观者,别人的悲欢离合都是他娱乐自己的工具。

很让人咬牙切齿的不羁。

见小凝露出恨恨的表情,谚息笑得更灿烂了。他缓缓走到她身边,在她旁边蹲下,又问了一次,“给我什么好处?”

小凝怒视他。

谚息笑着摇头,伸出手,不知他在小螃蟹的什么部位那么轻轻一捏,那小东西就乖乖把两只大钳子松开了!

“我帮了你,晚上陪我吃饭吧。”他轻笑着说。

他的脸离她很近,那双清亮的黑眸,完全是在诱惑她!

在小凝还处于呆滞状态的时候,谚息忽然低头吻住她的伤口,她的食指尖被他含在了嘴里。

可怜的魏小凝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可紧接着而来的,是想哭的冲动。他不是叫她不要喜欢上他吗?为什么还能如此理所当然地做这样亲密的动作?为什么要带她出来玩?为什么要叫她一起吃饭?万一她喜欢上他了怎么办?他是不是会跟她说你活该?

小凝羞怒的抽回手指,眼里那些珍珠,终于在负荷不下时,伴随笑容落下。

“小凝?”宗谚息有些惊讶。

“呵呵呵呵,风太大了,把沙子吹到眼睛里了……”小凝笑得比哭得还难看。

他也没有拆穿,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仿佛看到了她心底,让她不由而来一阵慌张。

他伸出手指,轻轻拭去出她脸上的泪珠,低低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重新站起身,望着无尽的海面,夕阳西沉,海水变成了深黛色,太阳在他的眼里映衬出最后的光芒,竟卷携着浓浓的悲哀!

小凝揉揉眼睛,是她看错了吗?

忽然她打了个喷嚏,顿时尴尬地把她的伤心和他的,全吓跑了。宗谚息转过身,看着她,无奈又温柔地笑了,轻声说,“走吧,这里风大 .”

小凝不发一语,把头埋伏地很低。

回去的路上,他还是开的很快,他们各怀着心事,谁都没有说话。

回到城里,车在一家火锅店前停下,他笑着对她说,吃火锅吧。

宗谚息没有问她要吃什么,而是直接说,吃火锅吧。

小凝自嘲的笑笑,人家都已经把话说那么清楚了,就不要自做多情了吧!星溯这次又赢了,他说得没错,他们根本不可能。

小凝笑得很灿烂,边吃边笑,还使劲说话,但从头到尾,都没看他一眼。

“小凝啊……”

“有一次哦,妈妈拿了一盘苹果问她的孩子,‘你要哪一只呀?’孩子说,‘我要大的那只’。于是妈妈决定好好教育教育孩子,就说,‘你不可以挑大的,孩子一定要懂礼貌。’结果你猜那孩子怎么说?”

“……”

“那孩子说,‘可是妈妈,懂礼貌就一定要说谎吗?’”小凝学着孩子的口气说完,趴在桌上哈哈大笑。

宗谚息叹了口气,便只好听着她说。

吃得差不多了,小凝吵着要去KTV.她喝了很多酒,唱歌唱得像狮子吼。

宗谚息看着她,摇头微笑。

唱累了,小凝就开始讲笑话,一个接一个,还没说完自己就开始笑起来,直到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等到笑也累了的时候,小凝躺倒在沙发上睡觉,脸色因喝了酒异常红润,睡了还在呓语。

宗谚息看着她,收敛起了微笑,没有表情,连眼神都是冷漠的。

“主子主子,奴才有事向您禀告;主子主子,奴才有事向您禀告……”小凝的手机响起。

宗谚息拿过,看着屏幕上的名字,嘴角无情地向上弯起。

华盖才向上划起,他便听到电话那头星溯嬉笑的声音,“宝贝,要不要出来吃夜宵?我已经有九个小时没见到你了!”

宗谚息笑了,直接把手机电池拔了出来,然后用带着臃懒的低沉声音对那已经没有电的手机说,“你的宝贝喝酒喝多了正睡在我怀中。”

说罢他坐到小凝旁边,用手指轻轻描绘着她的脸庞,低语,“宝贝啊,如果有一天我带走了你的王子,你会不会怨我?如果……有一天……”

没有喝酒,他却笑得很迷离。眼角余光瞟到了桌上的酒瓶,宗谚息拿起慢慢喝了起来。

第二天清晨,小凝一醒来,包房内已无宗谚息的影子了。

小凝走出KTV,向着蒙蒙亮的天空展开一个灿烂无比的微笑。

“赐于我力量吧!”小凝伸手向天空,大叫一声,把早起的鸟儿给吓到了,一群群从树上拍翅惊起。

“你们的公主复活啦!”小凝冲着鸟儿大喊了一声。

“啪”地一声,某个还带着温度的粘稠物掉落到小凝鼻尖上。

……

“我要把你打下来烤了吃!”又一阵尖叫声响起,在S市的上空随着朝雾扩散了开来。

真是美好的一个清晨。

到了宿舍,从出租车上下来,小凝抬眼看见一个身影。走近,发现是星溯!

他一脸疲惫地靠在门口的那棵落叶梧桐上,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小凝怔住了,他竟是满眼的血丝!难道……他等了她整整一夜?

小凝走到他面前刚想说话,他忽然伸手抱住她,很紧,紧得几乎让她窒息。小凝本想推开他,却没有动手,因为她发现,他抱住她的双手在颤抖。头一次,她如此安顺地接受了他的怀抱。

这个拥抱很久,久到她快要睡着了。清晨有些冷,可是他的怀抱很温暖。

就在她快与周公去约会时,星溯松开了手。

星溯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小凝在他的注视下,竟心虚了起来。

“我……我又没叫你在这里等我……我只是……”说到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轻,如蚊子在叫。

星溯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垂下了眼帘,回头离开。

被他这样莫名其妙的动作搞得一头雾水的小凝,在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星溯发疯似得找她,后来就一直坐在了那棵落叶梧桐下等待,等到她来。

“你到底去哪里了?你个死丫头!晚上不回来也要打个电话,你自己不主动打就算了,竟然还敢关机!”果果不客气地掐了小凝一把,痛得小凝之叫

“我没有关啊……”小凝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诶?真的关了?大概……大概是不小心按到的吧。

“乖啦乖啦,以后一定给你电话!”小凝逃避开果果追究的目光,干净梳洗了一下就埋进被子里。

虽然宗谚息一声不响就走了,可是她一点都不伤心。

真的,魏小凝一点都不伤心。

入冬以后,小凝就渐渐进入了冬眠状态。

网球没有好好打,课也没有好好上。

她已经多久没有见到宗谚息了?有没有一个月了?

小凝打了个哈欠,被果果在背上一拍,半口气哈了回去,差点呛到。

回头瞪着果果,后者一点没有觉得愧疚,还乐颠颠地说,“今天晚上我们去泡吧!听说西园路上有一家酒吧帅哥很多呢!”

“恩?真的?”小凝听到“帅哥”两个字,也不跟她计较那一掌之仇了。

“对啊对啊,我们有几个朋友一起去,你也叫上星溯吧,人多热闹!”果果眨着她那两只大眼睛装天真。

哼哼,叫上星溯?原来这些女人早就打好算盘了。

不过,小凝决定这次就遂了她们的愿吧!一来她确实颓废了一段时间,该震奋下精神了;二来,她也该重新物色目标了。

虽然星溯还是会在一旁碍眼,但聊胜于无嘛。

但是那天下午由于小凝没有交作业,被迫留下来写完。

她打了个电话给果果,叫她们拉上星溯先去,自己随后就到。

本来还晴朗的天空下起了雨,小凝顿了顿,视线望向窗外。细细的雨声敲打着玻璃窗,她伸出手,在窗前描绘着雨滴因撞落而流下的雨痕,长长的睫毛扑扇扑扇的一上一下,笑了。

谁说生活不是美好的?看吧,没有了谁,日子也照样过。

可就在小凝准备开展美好生活的这个晚上,一切又被重新卷了回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