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皇后VS无赖国王

第十四章 继续诱惑

寒冷的冬天来临了,魏小凝与星溯的冷战破记录地持续了二十天。其实她已经不再怨他了,反正他柳星溯让她伤心又不是第一次。

“唉~~果果,你说今年冬天会下雪吗?”魏小凝站在窗前,抬起小脑袋,凝视着蔚蓝的天空。

“前年不就没下雪吗?我看今年下雪的几率也不高。怎么拉?很期待?”果果合上书本,单手撑着脑袋,一脸调侃。

“恩,好想看雪。”转身对果果做了个鬼脸。

小凝记得,去年冬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雪,在傍晚下的,到了晚上十点,地上已经厚厚是一层银白。那时候她还在读高中,星溯跟她是同班。高三的学业压力很大,所有人都坐在教习上补习课,星溯却悄悄拉了她跑出来在操场上疯狂!

借着从教室里透出来的灯光,他们打着雪仗,小凝假装被打倒在地,然后等星溯一脸焦急地跑过来查看的时候,又甩了把雪在他脸上!

那时候她就想,青春就仿佛飘扬在雪地上空的笑声,有她,也有他。她的整个生命中,不同的人来来去去,身边留下的,除了父母亲戚,就只有他。

人家都把他们叫做青梅竹马,虽然小凝心中有那么些心不甘情不愿,但是想想,星溯除了会抢走她身边各色的男人以外,对她其实是好到没话说的。

“一旦下了雪,天气会更冷哦。那时候,看你受不受得了!”果果挑了挑眉,她深知魏小凝怕冷怕得要命。

小凝做了个鬼脸,跑进屋内,穿上她超长的羽绒服,走出宿舍说,“晚上你自己吃,不用等我了。”

“等等!你去哪里?喂——”

跑下楼的脚步声。

……果果一脸黑线。

魏小凝顶着巨大的压力来到男生宿舍,又经过一段艰难的跋涉终于上了六楼。

啊,柳大爷,您住那么高干什么~~~

小凝心虚地低着头,在星溯的门口徘徊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路过的男生都用怪异的神情打量我,直到打扫卫生的阿姨要以XX嫌疑人的名义把她赶出去的时候,她才急急上前一步,抬手,敲门。

敲了几下,没有反映?

再敲!

过了差不多有两分钟,小凝快抓狂把门拆下来的时候,门开了。

哇……眼前的星溯赤裸着上身,睡眼朦胧地看着她,本来似乎想发怒,可那怒脸冻结在了空中,转化成一种呆滞。

仔细一看,他的脸红扑扑的,嘴角也似乎有破损的痕迹,不过看得出来是旧伤,差不多快愈合了。

难道……这是那天在工具室的“战绩”?小凝忽然想到宗谚息眼角的淤青。

这两个男人失踪了那么久,不会只是因为脸上带伤无法见人吧?!

“呵呵呵呵。”魏小凝冷笑三声,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可是星溯那容颜依然灿若桃花,因为朦胧而添了一份诱惑。小凝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见他还在发呆,没有请她进门的打算,就动手把他推进门里,并闪进去顺手关上。这大冷天的,他不穿衣服不冷,她站在门口会冷呀!

再说如此秀色可餐的身躯晾在过道,路人的眼神都足够让他晚节“不保”了。

一进门,小凝传染到星溯的呆滞了。

星溯是个有洁癖的人,像只波斯猫,容不得身上的毛有一丝瑕疵!多少次他进小凝闺房的时候都冷嘲热讽地说那是猪都不愿睡的房间,然后就会动手帮她整理起来。究竟是从几岁开始呢?小凝的房间就都是星溯一手整理的。

唉,如今的帅哥咋是都有洁癖呢?让小凝这样的懒女生真的好为难哦~~~

可现在映入小凝眼帘的这个宿舍,让她绝不敢相信是柳少爷会住的地方!他是那种看到她袜子脱下来都会捏着鼻子的人哪!可魏小凝敢对天发誓,她的袜子绝对没有一点臭味!

地上横七竖八放着些酒瓶,空中甚至还可以闻到浓浓的酒味。衣服袜子胡乱地扔在地上,叫外卖吃剩下的饭盒都还包裹在塑料袋内堆成了一堆。桌上电脑开着,呈待机状态的指示灯一闪一闪,可见主人在睡觉前并没有把它关掉。

难道星溯这二十天就是这样过的?

“如果现在不是冬天,不然我敢打赌你这里一定是苍蝇飞舞……”话还没说完,小凝忽然被人从背后紧紧抱住。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却也没想要动手推开,其实见他这样,小凝多少是有些心疼的。

“柳小白,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谁欺负你了告诉姐姐,姐姐一定去帮你把她打趴在地上!”小凝还对着空中伸了伸拳头,做出很强壮的姿态。

他的气息很热,吐在她的脸侧,双手很紧地抱住她,什么话都没说。

低头看到他光溜溜的手臂,小凝才想到他从被窝里出来给她开门,身上什么都没穿!她虽然穿的是温暖的羽绒服,可是布料是冰凉的,他这样抱着,非得冻死不可!

赶紧连哄带骗挣脱他的拥抱,把他拉回床上,把床上的毛毯给他披在身上。做完这些,小凝又把自己的羽绒服脱下,掠起袖子收拾起宿舍来。

柳少爷怎么可以住这样凌乱的宿舍?如果是平时,他一定宁可冻死街头也不进来这样的猪窝!

哇!他到底喝了多少酒啊?没记得星溯有酗酒的习惯啊!看那空酒瓶的数量,敢情他酒量还真是不错么!

翻出一打垃圾袋,把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塞了进去后,小凝又开始收拾桌子。就在她把桌上吃剩的泡面小心翼翼放进垃圾袋的时候,碰到了桌上的鼠标,电脑屏幕“嘶“地一声,渐渐变亮。

桌面是一张合影,有他,还有她。这是他们初中毕业时拍的照片,小凝因为打赌输给了星溯,而帮星溯一起搬他的书,手中几乎快抱不下了。她低着头正埋怨,星溯则空出了两只手,把她整个圈在怀里,看着她,那脸上的笑容,如同三月里的桃花,美丽而绚烂!

这张照片小凝也有,是那时候同学们想多拍几张星溯的照片做纪念而无意间拍到的,可是小凝第一次注意到,他竟然是以这样的眼神在看她!

那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仿佛这世上只为她一人而绽放!

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僵硬地回头去看星溯。

他窝在毛毯中,淡淡地望着她,眼睛有些红有些肿,眼神中已不复当初的神采,只有让小凝心惊的淡然和忧伤。

“那个……”小凝想开口说话,试图打破这个气氛。

“我在做梦吗?”他说话了,低沉的声音因饮酒过度而显得沙哑,配合这张苍白又绝美的脸庞和缩在毛毯里的姿势,让人垂涎三尺。

“呵呵……呵呵……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从前有个小孩,终于看到了他一直想看的大海,然后他就问他的妈妈,‘妈妈啊,人们都说大海无边无际,对不对。’妈妈说,‘是啊,大海是博大无边的。’然后那个小孩说,‘那为什么我们站在大海的边上?’哦呵呵……”在他视线的压力下,小凝第一次觉得她讲的笑话很冷。

“过来。”星溯当然是没笑的,只是表情柔和了许多,对她伸出了手。

小凝腿脚不听使唤地走过去,把自己的手递到他的掌心上,刚想在床边坐下来,就被他一个大力拉过去,紧紧拥抱住。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星溯埋首于她的发间,贪婪地吮吸着她的芬芳,拥抱她的手不住颤抖起来。

她的脸贴在他滚烫的胸前,他用毛毯同时裹住了她,使她好不容易才仰起头越过他的肩膀呼吸了口新鲜空气,却依然无法挡住身体的燥热。

她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心跳,他抱得她如此紧,她相信他也能感觉到她的……小凝脸开始红起来,心虚地答了一声,“笨蛋,我怎么会不要你。”

靠得那么近,她闻到了他身上混合着体味的酒香。星溯身上一直都带着一股很醇却又很淡的香,只有靠得很近才可以闻到。这个让她安心的味道,小时候总伴随她入梦呢。

小凝用力嗅嗅,真有些怀念呢。

星溯身体僵了一下,忽然低头开始亲吻她的颈部,他的唇柔软而灼热,带着急切的喘息声,一时之间,把小凝给愣住了。她丝毫没有反映过来,直到他的手开始在她背上不安分地游走起来,最后伸进衣服里往上抚摩时,她才猛地惊醒,大叫一声,对准他的肚子,一拳挥出!

星溯毫无防备被小凝打下床去,掉到冰冷的地板上,头歪向一边,散落的发丝垂在额角耳畔,露出白皙的脖子和毛毯下半裸的胸膛,异样的妖媚。

小凝再次吞了吞口水,这男人那里还是人啊,整一个妖精下凡!小凝小心地凑上去打量他,他怎么一动不动?难不成……他……他……被她打死了?!

小凝伸出探了探他鼻间,诶?没有呼吸了?!!!

“喂喂,你不要死啊!”小凝慌了,她用力打了几下星溯的脸,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呜……”小凝哭起来,不知如何是好,紧接着她又告诉自己:“不要慌不要慌,柳小白没那么脆弱的,不会死的……对了,人工呼吸!”

想到这里,小凝用力把他往床上拖去,原以为他很瘦,分量肯定会轻,但现在看起来不同的人,密度是不同的,所以质量和体积果真不能完全按常理来推断。

他——根本就是一头猪!那么重,怎么就不见他长肉呢??想想她魏小凝喝水都会胖,他到是好,完全吃不胖的体质!真是越想越嫉妒,这个嫉妒引发了她身体的潜能,一把就把他拖上了床。

“呼~~累死我了,你这头猪,这么重!”坐在床边,擦着汗,嘴里念叨着。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