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皇后VS无赖国王

第十五章 遗失的牛奶

那电视里怎么教做人工呼吸来着?对,先把人放平,再把他的头抬高,把嘴巴掰开,口对口吐气……

这真不是个简单的工程,她坐在他身上俯身对他嘴里吹了几口气后,就累得汗都出来了。看来肺活量有待加强啊!

就在她要进行第六次“吹气”运动的时候,身下的星溯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

小凝眼睛睁得老大瞪住他,不怒反笑,眯起了眼,危险地瞥他。

对于小凝的威胁星溯毫无知觉,还在不知死活的大笑!小凝忍无可忍,掐住了他的脖子用力摇晃:“死小白臭小白混蛋小白!”

星溯咳嗽着隔开了她的手,“你要谋杀啊……”

“你敢跟我装死!”小凝眼见碰不着他的脖子,就开始用女人最原始的武器——指甲,抓他的手臂。可怜的星溯那裸露出来的白玉细葱般的臂,很快就红印满布,惨不忍睹了。

“我以为你该高兴看到我活过来才对!”万般无奈下,星溯只好出手握住她的两只手,还来个十指相扣。

“那你再去死一次!”小凝瞪着他,两手挣扎了一番,最终放弃,但心里那个火啊……

星溯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貌似被主人说要丢弃的猫……

“别……别这样看着我,没用的!刚才你自己不好,你,你,你……你是故意耍我?”想起前一刻他放肆的行为,小凝心又开始狂跳起来,脸红得像个熟透了的柿子。

“什么事是故意的?”星溯坐起来,靠在床边,与她保持着十指相扣的姿势,笑眯眯的看着她。

可恶啊!小凝现在敢肯定是他是故意的,从进门开始他的表现,都是故意的!这种无聊的游戏从小到大玩了十几年,他竟然还没有玩腻!小凝咬牙切齿愤愤地瞪着他。

“你再这样看着我,我不保证后果……”星溯笑得很坏,看着她的脸一点点红起来,他心动不已。

小凝一愣,才发现她还趴在他身上,想起来,忽然被他一个翻身压在身下!他紧紧地贴着她,暧昧地亲了亲她的眼睛。

“你……你不要吓我啊……有话好说……柳大爷……您……先起来可以吗?”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小凝太紧张了,身体也不由的开始颤抖。

“小凝,我好想你。”星溯答非所问,整个人像只猫似的,以脸摩擦着小凝白皙的颈,低沉的声音围绕在她耳边。

“……”小凝一动都不敢动,在察觉他并没有其他“小动作”后,一颗悬着的心,也安定下来,抬手抚摩着他柔软如羽毛的发。

不管他做了多少错事,她始终……丢不下他啊。

“真的?那我们和好,好不好?没有你的日子里,简直无聊透了!”星溯猛地抬起头来,那一脸的嬉笑,让小凝又觉得她上当了。

不过本来今天她就是来求和的,既然星溯都先开口了,她就做个顺水人情算了。斗嘴斗了那么久,她也累,所以故意把他的最后一句话忽略掉。

“看在你那么诚恳又没有我活不下去的份上,我勉强同意偶尔理你一下好了。”小凝得了便宜还卖乖。

星溯听罢,笑得灿若桃花。

这熟悉的笑容让她也释怀起来。其实,她真的很喜欢他这双专勾别人魂魄的桃花眼呢。

那一个下午,她和他躺在床上,从喝酒聊到做梦,从美食聊到美人,再从小时候,聊到以后如何慢慢老去……

然后小凝就躺着睡着了,梦中她还看到,星溯爱溺地在亲吻她的脸庞。

校园中还未平静多久,又一件热闹的事要展开了——就是每年一度的校园冬季运动会。

本届运动会除了传统项目的比赛外,还新增加了篮球和网球的比赛,使得整个关注程度呈几何倍数增加,当然其中不乏柳星溯和宗谚息诽闻的功劳。

“小凝,马上要开运动会了,你要参加什么?”果果看着站在讲台上口沫四溅的班长,对身边发呆的小凝说。

“不知道耶~~可以选什么?”小凝回头问。

在小凝问话的时候,班长大人已经把运动会的所有项目又报了一遍,并鼓励同学们要踊跃参与,为集体争光!众所周知,英语系是女生的天下,运动会可以露脸的机会,那是少之又少,以班级积分来看的话,几乎每次都是掉在车尾……

“魏小凝同学,你以前参加过运动会吗?”班长是他们班少有的男生之一,拥有一个人非常伟大的名字:牛津!

牛津推了推厚厚的眼镜,来到小凝面前,他想,好歹小凝是网球社的,多少会点运动吧?他才一问出口,附近就传来女生们的鼻息声,可见小凝在班上的人缘实在是差得很。

当然这得归功于诽闻的力量。

“哼,还运动呢,她只会给男人献媚!”一个声音刺刺地穿进小凝耳朵里。

“我,报1500米。”小凝冷冷地对牛津说。

牛津哇了一声,笑得嘴都裂开了,“好,魏小凝同学,我们全班都会为你加油!”

“噗——”正在喝水的果果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吓的把口中刚喝下的水都喷了出来。

1500米?小凝受什么刺激了,不要命啦?!

唉,冲动是魔鬼啊~~~~

魏小凝已经不知道懊悔过多少次了。

运动会前一个晚上,她实在紧张地直哆嗦,决定去操场上走走!

果果正敷着面膜,把她当成疯子地看了一眼,说,“恩,有事记得打110。”

“……”

小凝做了下深呼吸。

裹紧了围巾,晚上可真冷啊!

这寒冷,把本来一群群在校园里逛的人都请回了宿舍去。

小凝看看满天繁星,想象着明天会是个好天,她不会穿那么多衣服,不会那么冷,然后她可以放开步子去跑步,一不小心还拿了个第一……

打了个喷嚏,小凝吸吸鼻子,那耶苏大爷真没意气,她只是想想呢,也不给呀!

算了,买袋热牛奶回她温暖的小窝里算了。

热牛奶,让她想起了宗谚息。曾经他是那么温柔地把牛奶给她呢,仿佛这牛奶上还带着他的温度。

小凝窃笑,冰冷的双手捂住买来的牛奶,向宿舍走回去。

路上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没什么人,路灯不是太亮,可因为有漫天的星光,竟也不觉得暗。

小凝心情很好地走回去,眼光无意间略过老松树下拥吻的情侣,贼贼一笑。

会不会有一天,宗谚息也跟她上演这段……哦呵呵呵呵!小凝在心中没形象地大笑起来,可笑容到一半,忽然僵住了。

老松树下的那个女生,怎么看起来像小蜜?恩?那个男生……

他们一个热吻结束,抬起头来的时候,小凝整个人仿佛被冻结了,她清楚地看到,那个男生,正是宗谚息!

“啪”,牛奶落到地上的声音在这个寒夜,格外突兀。

宗谚息抬起头来,也看到了她。

微微一愣后,他又恢复了他固有的神情,似笑非笑。

“诶?学妹啊?”乔蜜薇虽不乐意被人家打扰,见是小凝,也算一个社团认识的人,便扯了个笑容出来算打招呼。

“你们……”小凝哆嗦地厉害,嗓门几乎发不出声音来。原来牛奶只能热下手,热过了手,就凉了不能喝了。所以身体还是冷的,冰冷彻骨。

“哎呀不好意思被你看到了。”乔蜜薇亲昵地搂住了宗谚息,把她娇小的身体钻进他的大衣下,露出个脑袋说,“天好冷,你干什么呢?”

没等小凝回答,她又扯了扯宗谚息的围巾说,“谚息啊,我们回去吧。”

宗谚息仿佛没看到一边的小凝苍白的脸色,暧昧地对乔蜜薇说,“你等不急了?”

“哎呀讨厌!”乔蜜薇娇媚地躲开宗谚息凑过来的唇,撒娇道,“人家只是冷了嘛!”

“那我们走吧。”宗谚息搂过她,眼神瞟向小凝,似笑非笑地对她说,“学妹,大冷天不要出来闲逛。”

说完,他带着怀里的人走了。

小凝看着他们走远,脚软了下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她忽然想起那个给星溯讲过的笑话来。

有一只软糖,它去逛街,走着走着,忽然说,“哎呀,我的脚软了。”

小凝笑了,地上的牛奶打翻了,流到她手上,已经没有了温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