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皇后VS无赖国王

第十八章 谁为谁心动 
如果小凝知道那场圣诞party会搞成那个样子,她宁死也不愿意去。

Party在晚上七点才开始,所以五点半星溯就去找小凝吃晚饭。

最近每天星溯都护送着小凝进进出出,BBS上猛暴料,使得每天固定晚饭时间,小凝宿舍都会异样地多了许多人。

BBS上大家的言论已经因为他们离奇的关系而揣测莫名,失去了原来一致对外的统一战线,开始内部争吵,究竟这被上天宠爱的女生是跟哪个帅哥好上了,还是两帅哥之间不伦之恋的挡箭牌,更或者,他们在3P?大伙争吵得那个厉害啊,就恨不得直接绑架了小凝过来问了!

这其中,也包括果果。

可是无论果果怎么逼问小凝,小凝都是茫然摇头。她无辜啊,她真是比那窦娥还冤!她得不了便宜,还被别人误以为吃了多大一块的豆腐呢!

小凝一瘸一拐在众人无声的注目之下坐进了星溯的车,开始叹气。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八次叹息声了!

星溯小心翼翼地问:“你那个来了?”

小凝猛回头瞪他,“胡说!”

星溯吁了一口气,“我就说嘛,应该还不到时间。”

小凝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像要把他吃下去一样,但话到嘴边却结巴起来,“你、你无聊!记那个做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哪几天是千万惹不得你的而已。”星溯笑起来,被夜色和车灯衬托得格外迷人。

“小白,你小时侯是不是老抢我的东西吃?”小凝盯着他看了半晌,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爱做这种缺德事的人,应该是某头猪吧!”星溯瞥了她一眼。

小凝忽略掉他话中她不爱听的部分,说:“那为什么你比我漂亮了那么多?”

星溯假装沉思,“恩,可是,你也有比我厉害的地方呀。”

“诶?是什么?”这个问题小凝早就认真地想过,她跟他比起来,除了有可以自由进出女厕所的优势外,还真是什么都比不过。

“比如说……你比我更会讲笑话啊。”同样的问题其实星溯也想过,这是他好不容易才想得到的她可以胜过他的地方。

“对哦!”小凝开心起来。

“而且你的笑话是酷暑降温的佳品!”星溯故意补充了一句,看到小凝翻脸像翻书那么快,就笑得更欢了。

晚饭吃了浙江菜,很合小凝的胃口,她吃完还舔了舔唇,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星溯用食指轻轻划过她的唇角,把残留的浆汁擦去,满眼温柔地问:“饱了吗?”

“恩!”小凝用力地点着头,习惯了星溯的温柔,便以为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没有放在心上。

“你有没有给我准备礼物?”星溯刻意板起脸来问。

“你又不信耶苏大哥!”小凝白了他一眼。

“耶苏大哥?”星溯忍不住笑起来,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人家耶苏才不要认你做妹妹呢,那么傻!”

“我认他就好了!”小凝吐吐舌头,“小气的家伙,我准备了礼物啦!”

“什么?”星溯好奇地把脑袋凑上来。

小凝从包包里摸出一个粉红色包装精巧的软盒,递到星溯面前。

这是什么?粉红色的丝绸和蝴蝶结?难道她魏小凝以为他会喜欢这个?!

星溯皱着眉看了一眼小凝,接过手后,那柔软的触感,难道是围巾?犹豫了一下,在小凝鼓励的目光中,他打开了盒子。

宝蓝色的绒手套。

“……”星溯看着手套,半晌没啃声。

“你……不喜欢?”小凝盯着他的脸,看不出情绪,有些紧张地说:“你知道,我最近很穷么……虽然这个手套不是很贵,不过真的很暖和的!”

“不是……”星溯的嘴里终于很轻地念了两个字出来,小凝赶紧把脑袋凑过去听。

坏坏地一笑,星溯忽然抬起脸对上她的,说:“果然是我家宝贝送的东西,真是超级没有创意!”

“不要还给我!”小凝沉起脸,手向手套伸去想抽回来,星溯手一举抬高,“不要白不要!”

小凝试了几次气得跳脚也抢不到,便嘟起嘴伸出手说:“我的礼物呢,给我!”

星溯拍了一下她的掌心,对她做了个鬼脸,吐吐舌头说:“没有!”

“啊——你还说我小气!你才是一毛不拔!”小凝见状要打过去,星溯很灵巧地躲闪,她硬是连他的袖口都没碰到!

不远出的咖啡厅里,宗谚息透过落地玻璃看着街上打闹的两人,嘴角扬起了微笑,只是那眼神,却比寒冰还要冷。

坐在他对面的乔蜜薇顺着他的视线向后望去,皱起了眉。

网球社的party一如既往的高调,不但租用了某个饭店的高层,还只有戴着网球社标志的社徽才可以进。

难怪,网球社被J大称为贵族社团,小凝算算,她一个月确实不用交社费呢!

星溯和小凝进去的时候,人基本上已经到齐了,只是他们一进去,视线都自然若有若无集中在了星溯身上。而星溯那头猪,下了车后,一路上都握着小凝的手不肯放,从他们踏进饭店的一刻起,认识和不认识的人的注视都让小凝有些寒。

当小凝的目光扫过全场看到宗谚息的时候,她感到了星溯的手紧了一下。

疑惑地回头看星溯,她发现他也看着宗谚息,眼神很深,身上散发出让她陌生的气息来。

难道……星溯还没有放弃宗谚息?!?!

小凝狠狠捏了把星溯的胳膊,见他吃痛收回目光,才甩开他的手,高傲地抬起头走到旁边去,不理他。

在主持人高亢的声音中,party一开始就以几个恶作剧的游戏把人情绪都调动了起来。接着又有乐队现场表演,一下子会场中间自然而然形成了一个舞蹈圈。

小凝顺手拿起桌上高脚杯里的香槟酒喝下去,也进入了“群魔乱舞”的行列。

灯光绚烂地从天花板上洒下来,音响美妙地震动着耳膜,这才叫青春!见星溯还愣在一旁,小凝上前拉他一起跳,眼光扫过在角落里同女生们说话的宗谚息,心中仿佛冷风略过,又轻轻一笑,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音乐柔下来,星溯一把搂住小凝的腰,跟她跳起“贴面舞”来。小凝靠在他胸前,鸵鸟地想,恩,反正灯那么暗,人家也看不见……星溯身上的那个味道,她好喜欢啊,好喜欢啊……

忽然几个彩炮砰响的声音,音乐噶然而止,主持人那高亢的声音再一次响起,“my dear,it’s time for your game!”

灯光骤亮,小凝抬着迷糊的眼,还没搞清楚状态。

星溯叹了口气,想这小凝果然不能喝带酒精的东西,刚才是他疏忽才不小心让她喝到了香槟酒。

主持人从废话状态中切入正题,说,“下面,我们有个比赛,胜出者可以获得一个请求。就是说,胜出者可以要求参加游戏的所有人答应他的一个条件,在可能做到的范围内。比如说,可以要某人给你一百块钱,也可以让某人告诉你一个你一直想知道的秘密,甚至……让你心仪的人亲你一下!现在,不愿意参加游戏的可以提前举手!恩?怎么样?没有?好,那就默认大家都是这个游戏的参与者,如果到时候被要求到不答应的话,大家一起鄙视他哦!”

主持人满意地顿了顿,耍帅地甩了把头发,提出了第一个问题,很快被一个男生抢答了。那个男生说,想要他心仪的人脖子上挂着的掉坠。当场的告白,让那女生羞红了脸,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她羞答答地把东西给了那个男生,倒是成就了一段佳话。当然,这是后话。

小凝把星溯脖子拉下来,在他耳边说:“我觉得你应该先逃跑,这样的游戏太不适合你玩了。”

“……”星溯被这样一说,忽然也有了危机感。

主持人可不给星溯逃跑的机会,直接下一题:“请,用一句话,说一个笑话!好,现在开始!”

全场静了一下,忽然小凝笑起来,这题目不就是为了她出的吗?

“从前有一只刺猬在湖中划着冲气船,划着划着,冲气船就漏气了。”

全场一片安静,冬天啊,那个冷飕飕啊……

最后主持人鼓掌起来:“好!好!虽然很冷,不过这位小姐勇气可嘉。”

“……”小凝眯起了眼,想赖?没门!

主持人在小凝的强迫的眼神下擦了把汗,说,“这个……这位小姐,请提要求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