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皇后VS无赖国王

第二十五章 怎么舍得
S市离小凝家的Z市并不远,开车从学校到家门口也就三个多小时。

所以当星溯把大包小包拎进小凝家的时候,李凤珍也开始对小凝的购物能力深表敬畏了。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训话,忽然从门内窜出一条狗,直直地向星溯扑来!

“老虎!”星溯惊喜地抱住它。

这扑面而来的狗,是只貌似赖皮狗却满身虎纹的大犬,小凝把它称为“丑丑”。

“哇,丑丑果然越长越丑了!”小凝在一旁唏嘘。

一道目光从星溯怀里飞来,冷冷地打量着小凝。

“嘿,你这死奴才还敢瞪我!你主子我不远千里回家了你不准备好热水拖鞋接驾,竟然还敢藐视本公主!”小凝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丑丑的鼻子。

“你有完没完,一回来就跟丑丑过不去!”李凤珍拖着小凝就往屋里去,她知道小凝一跟老虎叫劲起来是没完没了的,一时没注意也跟着小凝把老虎叫成丑丑了。

这丑狗一点都不收敛,还在后面冲着小凝得意地摇摇尾巴,魏小凝转过身大骂:“柳小白!把你家的死狗领回去!不许再出现在我的地盘上!”

“你给我闭嘴!”终于李凤珍一怒之下把小凝塞进了门去。

星溯拎着小凝的行李跟着进去,出于保护珍稀动物的角度考虑,把丑丑留在了院子里。

“难怪你老说没钱……”李凤珍看了看包裹,再望了眼星溯,不知道是对自己说还是对星溯说,“这孩子真不好养啊。”

“还不是你生的!”小凝从包里拿出一瓶香水,扔给还一脸自怨自怜的母亲,说,“亏我还给你带礼物了。”

李凤珍前一刻还皱着的脸马上展了开来,“恩,真是乖女儿。”

星溯在一旁笑着,表情温柔得要化开了水。李凤珍拍拍小凝的屁股,说,“要不要先去洗个澡?等下你爸回来我们出去吃饭!”

小凝嘀咕着拖着她大堆的东西上楼,星溯则被李凤珍拉着坐沙发里聊天。

“等下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魏妈妈满脸堆笑望着星溯,是岳母看女婿,越看越成喜欢。

“好啊。”星溯也不推辞,他从小就打进了敌人内部,魏家堡垒早被他从内部攻破了。

“你爷爷奶奶今年春节不在这里过,说去你姑姑家了,所以把老虎托给我们,你怎么样?要不就住在我家吧?”李凤月鲜榨了杯苹果汁给星溯,反正她早把他当儿子看了。

“好啊。”星溯又乖乖点头,他可求之不得。

李凤珍见小凝在楼上没动静了,估计开始洗澡了,就悄悄移步到星溯身边,问:“你把那丫头搞定了没?”

无奈地摇摇头。

一掌打在他的手背上,责怪道:“你动作怎么那么慢啊!小心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李凤珍是心虚的,她比较怕星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星溯认真地点点头,“最近我是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诶?小凝外面有别人了?”她说的这话怎么听起来有些兴奋的样子?

星溯沉心一想,很认真地看着李凤珍的眼睛,说:“如果我现在向小凝求婚,您会答应吗?”

李凤珍一愣,马上说:“当然!我和小凝的爸都站在你这边的!”

星溯眼睛一亮,但马上又暗淡下去,盯着天花板叹气:“可是小凝不会答应啊。”

李凤珍看着星溯的模样,也学着他仰头叹气,“天下人都明白的事,你说我那闺女怎么就那么钝啊!”

“是啊,她在其它事情上倒是机灵。”星溯无力地靠沙发上。这时候丑丑不知道从哪里钻了进来,直往星溯怀里贴过来。

“真难为你了。”李凤珍同情地扭过头看星溯,“我看你跟她直说了吧,其实小凝那孩子自己不明白,她明明就喜欢你!”

又叹气,“可她偏以为我是同性恋。”

“呀?”李凤珍坐起来,一脸吃惊,“我的女儿啊,她怎么能笨到这个程度!”

“她执意认为对的事情,没那么容易转过弯来的。就算我跟她表白,她也以为是在耍她。”星溯苦笑,摸着丑丑的毛,说,“我不想强迫她。”

唉,这么好的男人哪里去找啊!李凤珍搂过星溯的肩膀,安慰道:“不怕啊,乖,那石头总有一天会开窍的!”

身后小凝洗好澡出来便见到这一幕,嗤之以鼻,“你们俩老粘在一起干吗?不腻么!”

“怎么着,你吃醋啊!”李凤珍嗤之以鼻回去。

“哼,想的美!”小凝走过去,硬挤进他们两中间,每人给了一个白眼,发现丑丑也在,伸手就掐它满身的膘,说:“别在我面前那么亲热!让我觉得你们在谈要卖女儿的生意!”

“就你那样子,谁要啊!”李凤珍从头到脚看了遍小凝,表情相当之不屑,“赶快去穿衣服,感冒了你就哭吧!”

“没人要还不是你生的?”小凝责怪道,“你就不能把好的基因多遗传点给我啊!自己生那么漂亮,都不舍得分我点!”

一听这话里还有夸她的成分,李凤珍乐了,“这得怪你爸啊!我是想让你像我多点,他不肯怎么办呢!”

小凝对丑丑的上下其手,引起了丑丑的极度反感,它扭来扭去想甩掉小凝那讨厌的手,无奈没有成功,于是呜咽着向星溯撒起娇来。

“嘿!别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我要是想把你做成狗肉串,这屋里谁都不能说个‘不’字!”

小凝才说完这话,两道杀人的目光就向她射过来。

她埋怨地每人回了个白眼,嘀咕道:“我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是越来越低了,你们一个都不体会我的感受,呜~~~”

星溯叹了口气,把沙发旁的毛毯拿过来,给小凝披在身上,带着宠溺地口吻说:“别穿着睡衣到处跑,赶快上去换衣服。”

“哼!不要!我是没人要的小孩!”小凝拉紧了毛毯,缩成一团,故意把话说得很可怜,“你们不要管我了,让我自生自灭吧!”

“好,那你现在就出去,不用回来了。”李凤珍修着指甲,才不吃她这一套。

“呜~~妈妈不要我了~~”小凝钻进怀星溯怀里假哭,抬眼望到丑丑,伸出脚一脚把它踹到地板上去。

丑丑可怜地叫了一声,不死心地爬上来,小凝又一脚踹过去,不过这次,被李凤珍狠狠地一巴掌拍上她的脚腕。

“你这个死小孩!一来就欺负老虎!”李凤珍瞪了她一眼,心疼地绕过去抱起丑丑,安慰道,“老虎乖啊,不要理这个疯丫头!”

小凝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的母亲大人把丑丑抱走,回头问星溯:“你见过这样的娘吗?”

星溯把滑落的毛毯重新披上她的肩膀,说:“你怎么跟丑丑前生结怨似的?”

小凝顺势坐到他的腿上,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贼贼一笑,“你知道为什么?”

星溯皱眉,“为什么?”

“因为丑丑是母狗。”小凝坏坏地笑,言下之意昭然若揭。

星溯眯起了细长的桃花眼,深吸了一口气,笑得万分邪气,“魏小凝,你死定了!”

随着小凝的一声尖叫声,她被星溯扛到了肩上,直接向楼上走去。小凝本想向母亲求救,却见母亲抱着丑丑给了她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顿时上气接不上下气。

楼梯拐弯的时候,小凝伸手勾抓住抢角,叫起来:“可怜我从爹不疼妈不爱,长大了受欺负娘亲还在冷眼旁观,堂堂一个天上地下百年难见的好人在别人眼中竟然比不过一条狗,呜~~我不活了~~~”

星溯听了哭笑不得,怕她伤着手指,放她下来,果然小凝一得自由又想开溜。

小凝被人一把从后面抱住,又开嚷:“让我去死,不要阻止我!”

“不阻止你,我帮你。”话语含笑,星溯把她拖进房间,直冲向阳台。

虽然夕阳美好得如同画卷,但窗户一开,冷风嗖地贯进来,让小凝打了一个哆嗦。

连同毯子一起,星溯把小凝抱起来,身子向阳台外弯下去,表情严肃地说:“手不要勾着我的脖子,你就能如愿了。”

“你疯了!”被叫不要抱紧,小凝却双手抱得更紧了。

“我好像太久没给你教训了。”话语间半是认真,半是调侃。

“星溯~~~柳大爷~~~我错啦~~~”小凝没骨气地求饶。

星溯忍着笑,阴森森地打量着她,丝毫没有把她放下来的意思。

“吻我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不把你扔下去。”星溯挑挑眉。

小凝这下真的认为他疯了。不疯他怎么可能对她说这种话?!

见小凝还在发呆,星溯忽然手一松,小凝吓得把手臂搂得更抱,差点哭出来。

“喂,别哭……”这下轮到星溯无措起来,赶紧放她下来,手却没松开。

她气得边哭边锤打着他的胸膛,然后用力把他推开,“你怎么能这样!你混蛋!”

“小凝……”星溯无奈地低声叫唤。她什么时候这么开不起玩笑了?小时候对她做再过分的事也没见她哭呀……

小凝不理他,独自蹲了下来,把头埋进膝盖,仿佛发泄地痛哭起来。

关上窗户,星溯把毯子给她披上,伸手抱紧她,心疼地说:“不哭,乖,我怎么可能会把你扔下去啊……”

哭得更凶。

“傻瓜!”他叹气,低头轻了轻她的额头,“我怎么舍得啊……你一直不知道……”

魏小凝抽抽涕涕地抬起脸,把眼泪鼻涕都往他身上擦干净后,带着哭腔说:“可是、可是我停不下来了~~~~呜~~~”

“……”星溯绝望地想撞南墙。

晚上小凝爸爸回来后,他们一家三口再拖一口一起去外面吃饭。其实小凝是很想让星溯动手煮饭的,但时间太晚了她等不及了。

放下刀叉,喝了口红酒小凝皱着眉对胖胖的魏爸爸说:“这个牛排没有星溯做的好吃。”

魏爸爸笑呵呵地拍拍星溯的肩膀,道:“看你把她都宠坏了!”

对于小凝喝酒的事,所有人都很奇怪为什么这次李凤珍不阻挡了。难道是太高兴女儿回来了?

要知道,平时只要小凝一沾酒,李凤珍就会强硬抢下!从侧面当然也可以反映出,魏小凝的酒品有多差。

可今天李凤珍不但没有阻止,反而还帮小凝倒酒,笑眯眯的样子一脸阴谋相。只可惜小凝喝到一定的份上了,丝毫感觉不出来。

在李凤珍半带威胁的目光下,两男人一哆嗦,不敢发表见解,只好低头吃自己的。

就在魏小凝喝得快趴下的时候,李凤珍拢了拢头发,穿起了她的毛皮大衣,笑眯眯地说:“老公啊,今天心情实在太好了。”

“恩?”魏爸爸的注意力马上被调动起来。

“我又想起当年你第一次请我去看电影的时候了,你看今晚我们去重温下如何?”李凤珍把老公搂了个满怀。

“啊?你想看电影?那我们一起去吧。”魏爸爸显然没明白老婆的意思,言下之意是那大家一起去吧。

“唉,拖家带口的哪里有恋爱的感觉啊!”李凤珍凤眉一竖,“再说他们年轻人也有年轻人的乐趣,哪里喜欢跟我们这样的老头老太去看电影哦~”

话说到这里,小凝摇晃着站起来,半醉半醒地嚷嚷,“看电影!我要看电影!”

星溯赶紧站起来扶住她。

“你这个不孝女,你忍心打扰你爹和你妈约会啊!”李凤珍用食指在小凝脑门上一戳,小凝顺势倒向星溯怀里。

李凤珍笑得好灿烂,说:“你们两孩子去玩吧,别来凑热闹了。”

魏爸爸才付完钱就被李凤珍拖着走,心中还是觉得不妥当,转过头说:“小凝啊,家里的钥匙你带了没啊?我把钥匙给你吧……”

“哎呀,反正星溯家没人,万一他们回来我们还没在就先住星溯那里好了,没关系的!”李凤珍嗔怪着老公不识趣。

小凝骂骂咧咧地见二老越走越远的背影,引来周围一片注目。

星溯赶紧搂着她就走,出去后问:“怎么样,想去哪里玩?”

小凝脸红通通地瞪了他一眼,“圣诞礼物都不给我,不跟你玩!”

星溯汗,她还挂念着呢!

“其实礼物那天都准备好了,后来被耽搁了而已。”星溯把欲走的她拉回来。

“真的吗?你骗我!姐姐我可不是好骗的!”小凝又想走。

星溯哭笑不得,说:“姐姐,那你说吧,你到底要什么?”

小凝睁着两只乌黑的大眼睛,眼神有些朦胧,她盯着星溯看了半天,忽然伸出手指,指着星溯的鼻子说:“我要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