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皇后VS无赖国王

第三十二章 不在乎他 
“恩……你说什么?”小凝迷糊地双手抱住他的腰。

“我说,你是个笨蛋!”星溯没好气地掰开她的手。

小凝不满地嘀咕了句什么话,扯开他的手臂躺到他腿上,就着那熟悉而心安的味道,倦起身体闭上眼睛。

星溯低眸,眉目间全是柔情。

他刮了下她的鼻子,低笑,“宝贝,快起来,狼来了!”

Daniel摇头叹气,“她怎么像你的女儿一样!”

“我才没这么丑的女儿。”星溯捏了把小凝的脸,她赶苍蝇似的拨开他的手,“对不对,我柳星溯的女儿,一定是个绝世无双的美女!”

那天晚上小凝做了个梦,梦到她掉到漆黑的河里,无论怎么挣扎都浮不出水面,水灌进她的肺中,那种冰冷刺骨如地狱般的感觉,真实得令人颤抖!

她吓出一生冷汗,坐起,指间的颤抖依然还感觉得到。

黎明的朝辉淡淡地给房间镀上了一层金粉,窗外则寒气逼人,隐约可见空气中白色的水雾,渐渐在消散。

小凝看了眼钟,六点半。

她披上厚厚的睡袍噔噔噔噔跑到她爸妈房间里。

“妈,我问你,小时候我有没有掉到过水里啊?”小凝摇摇她妈。

“恩……小凝?现在几点了?六点半?还早啊你吵什么……”李凤珍大姐翻个身抱住身边的老公继续睡。

小凝汗颜,跳到床上,改推她老爸,“爸!爸!我小时候有没有掉到过水里?”

“恩?你这个孩子做梦哪?”嘀咕着回了一句,抱着老婆继续睡。

没错,她确实是做梦!

可是如果没掉过河里,怎么会做这样奇怪的梦?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小凝穿上棉拖鞋,回房拿了钥匙就跑到楼下推开大门,一阵冷风灌进来冻得她一阵哆嗦。绕过花坛,来到星溯家的门口,开了门径直向二楼跑去。

连敲门的步骤都省略了,小凝推开门就进去。

这才进去,她愣住了。

扑克牌散了一地,Daniel和星溯,躺在了一张床上!魏小凝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柳小白竟然连自己的兄弟都不放过!

“柳小白!柳小白!起来,我有话问你!”小凝跳上床,决定忽略掉刚才她脑中浮现的令人做恶的可能性,反正他怎么样都跟她没关系!

“恩?”星溯眯开眼,他跟Daniel斗了一个晚上的“三公”,那笨蛋越输越来劲,一直缠着他玩到天快亮了才睡下……

“小白,我小时候有没有掉到过河里?”小凝拍拍他的脸让他清醒起来,顺便多摸几下吃个豆腐。这真是张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的脸蛋啊!

星溯不耐烦地咒了一声,伸手把她拉到怀里,翻了个身隔着被子像抱枕头一般抱着她,还伸出长腿搭到她腰上……

小凝奋力挣扎,她的脸埋伏在被子里,声音都喊不出来!她要被闷死啦!幸亏这个时候,被扯掉被子的Daniel冻醒过来,开始从星溯怀里抢被子。

星溯再一次不耐烦地放开手,小凝被大力一拉,狼狈地被扯到了他们两个中间。

“柳小白!”她终于找到平衡点,支撑起身体,怒视他。

“恩?”星溯醒过来,瞥了她一眼,把她拉进被窝,还责怪道,“你穿那么少不冷啊!”

恩,是有点冷……小凝不客气地把脚缩起来放星溯肚皮上。

星溯哆嗦了一下,伸手握住她冰冷的脚,半睁开眼笑着问,“宝贝,想我了吗?”

“啊!”小凝想到她来的目的,问,“对了,我小时候有没有掉到河里过?”

“有啊。”星溯闭上眼,又要睡着了。

“真的有?!”小凝忽然坐起来,温暖的被窝里又一阵冷风吹进……

星溯把她拉进怀里,重新盖好被子,说,“真的。”

“那我……怎么没死?”小凝努力想也想不起来后来怎么了。

“因为我英雄救美啊。”星溯说得理所当然。

“……”这个话怎么听着一点都不可信?

“我是认真的!我到底有没有掉到过河里啊!”小凝挣开星溯的手,继续逼问。

“恩……宝贝,我好困,让我睡会……”星溯任她挣开。

“先回答我!”小凝相当不满地扯着他的手臂。

然而任小凝软磨硬磨,星溯都装死再不肯多说一句话。

最后小凝放弃,给他们拉好被子,爬下床找她的棉拖鞋,嘴里还酸溜溜地说,“谁叫你们晚上做太辛苦,体力不支了吧!”

听到这话,星溯终于眯开眼睛,看着她背对他的身影,忽然出手将她捞住,一翻身压在身下。

“啊——”小凝惊叫,睁开眼猛地对他上近在咫尺的琥珀色的眸子。

“小朋友,你在想什么呢?”星溯笑得很邪,手指挑逗似地轻轻划过她的脸庞。

“你、你、你不是睡着了吗……”每次星溯这样笑,都会让小凝毛骨悚然!

下次或许可以推荐星溯去拍恐怖片,而且一定要演狐狸精或吸血鬼,那种让人又爱又怕又有着致命吸引力的感觉,他不化妆都能演得很好!

“可是你甜美的声音还是唤醒了我。”星溯执起她搭在他肩上想推开他的手,放在嘴上亲了一口。

“呵呵……呵呵……”小凝努力笑,“那、那您继续睡,我不打扰了……”

星溯笑而不语,使得小凝只得继续努力回笑,他深情地凝视着她,直到把她的脸烧红了,才调侃道:“你脸部抽筋了吗?”

小凝意识到上当,那前一刻还弯弯的眼睛马上瞪圆,吸一口气,“柳小白!”

星溯毫不在意,俯身一口咬住她的鼻子,暧昧地低笑,“怎么办,我好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你这个混蛋!”小凝使出吃奶的力气,就是推不动他,靠!他到底是吃什么张大的?!怎么力气这么大!

“说,小时候你是不是抢我的东西吃!”小凝危险地眯起眼。

“恩?”星溯挑眉问。

“不然你为什么力气比我大那么多!”

“……”

哪位伟人说过,不在沉默中暴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啊!

Daniel的极度不满终于被引暴了!那聒噪的声音和因床上另两人运动产生的冷空气让他终于忍无可忍地吼起来,“你们能不能别当我不存在?!”

小凝看了他一眼,也不顾自己正处在被星溯压在身下的劣势,夸张地叫道,“哇,这里竟然还躺着一个人哪!吓到姐姐我了!”

“魏小凝!小心我掐死你!”Daniel已经在愤怒的边缘了。

星溯赶紧把小凝护住,踹了一脚Daniel,说,“这是我的房间,你可以消失了,不送。”

Daniel一下子坐起来,睡意全无,嘴巴张得像鸡蛋那么大,“你!你!你!”

他不相信星溯会帮小凝帮得那么彻底。

小凝回头对他做了个鬼脸,然后挥挥手还不忘吹个口哨,“小老外,走好,不送!”

Daniel砸门而去,小凝做了个胜利的姿势,星溯出手在她脑门上一敲,“没事别去惹他。”

“为什么?”

“他要是发起疯来,连我都拉不住!”

“真的吗?”小凝可是觉得Daniel刚才的样子很好笑呢,“你看他睡得头发像一团乱麻,不过一脸怒气还是那么帅啊!”

“恩?”星溯皱眉,“有我帅吗?”

小凝双手捧起星溯的脸,仔细端详过后,认真地说,“美人,你的美丽是超越国界,超越性别,超越年龄的!”

“哦?”星溯含笑挑眉,“你喜欢吗?”

“喜欢又怎么样,不喜欢又怎么样?”小凝假装认真问。

“喜欢,我就从今天开始保养;不喜欢,我就去做整容。”星溯轻声,却很坚定地回答。

本来小凝是开玩笑的,却不料星溯会如此认真地说出这样的话,她愣了一下,反不知道如何说了。

他看着她,很专注。眸子里流淌着某些东西,深邃而幽远。

小凝心中闪出一个想法,却不敢去细想,她知道,那个答案她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

“如、如果我要你整成猪八戒的样子,你也去吗?”她努力嬉笑,想让气氛不要那么严肃。

“你让我去死,我也会去。”星溯温柔地笑着,眼里澄澈如水晶,“你信吗?”

你信吗?

这三个字烫伤了她。

她收回手,慌张地向从他的手臂中逃出去。

这次星溯很配合地松开,看着她像只惊恐的兔子般逃离。

她的身影消失在门背后的时候,他闭上了眼。

自嘲地浮起一抹笑容,倾国倾城。

只是这笑,不知道是在笑她,还是在笑他自己。

小凝从来是个不长记性的家伙,被星溯这一闹,她就忘了去追究她是不是掉过河里这件事了。

两天后他们回了学校,小凝在跟果果亲热了一阵过后,就趴在阳台上对着手机犹豫不决。

果果用力拍了拍小凝屁股,“在这里发什么呆呢?快关上窗户,冷死了!”

“果果啊……”小凝欲言又止。

“恩?”漫不经心地答应。

“谚息……就是宗谚息,你知道哦?”小凝咽了咽口水。

“废话!你要说什么?”果果皱眉。

“他跟我说……要我和他恋爱……”小凝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果果的表情。

“什么!?”果果惊讶过后拒绝相信。

“那个,所以……”小凝用左脚脚趾擦擦右脚后跟,说,“我想答应他。”

“不行!”果果立刻举手反对,“那星溯怎么办!”

小凝眼神一黯,“跟他有什么关系……”

“真的没有关系?”果果逼问。

小凝避开果果的眼神,走回房间里去,“没有,跟他没有关系!为什么我的恋爱他都要来干涉!他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我有跟别的男生交往的权力!我不在乎他!一点都不在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