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皇后VS无赖国王

第四十章 风吹流年 

小凝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单薄的衣衫挡不住室外冰冷的空气,一扇铁门,隔开了一个春冬。

“谚息……”嗓音嘶哑得快发不出声音来了,她的额头抵在门上,手努力却无力地拍打着那扇铁门,眼泪流了多少她自己都不知道,眼睛好痛,痛得睁不开。

可是谚息终是没有开门,是无法原谅她吗?

越来越冷,手已经麻木了,不知是痛的,还是冻的。可是身体却越来越烫,连呼出的气都能看见白色的雾气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裹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个温度,仿佛来自冰河底下曾给她希望的那双手……

接着她听见一个温柔如水的声音在她耳边说,“宝贝,没事了,不哭。”

星溯,星溯啊……

怎么办,犯了一个不能弥补的错误了,要怎么办……

小凝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从小时侯和星溯认识开始,一直到遇到宗谚息的种种……而她清楚地看见,原来星溯一直都站在她的背后。

挣扎着睁开眼,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纱帘,然后是那双琥珀一般晶莹的眸子,温柔地望着她,仿佛已经这样望了她一辈子,并且还要这样守望下辈子。

“星溯……”她嘶哑的声音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在这里,你感觉怎么样?”星溯轻抚了下她的额头,高烧还没有退去。

眼泪刺痛地滑下眼角,小凝轻轻摇头,“怎么办,我做错事了……”

“谁都会犯错的。”星溯笑得很温柔,坐在床边轻轻握着小凝的手,说,“所有错误,我都替你承担,好不好?”

眼泪更加汹涌。

星溯俯身轻吻她的眼帘,笑道,“本来眼睛就不大,再哭就要看不见了。”

“星溯……”小凝吸了吸鼻子,说,“谚息他……”

“是他打电话给我,叫我来接你的。”星溯笑着,眼中隐藏了不易发觉的痛,“没有人会怪你的,小凝,只要你幸福。”

只要小凝可以幸福——宗谚息是这样想的吧,所以才会打电话给他。可是电话中,分明可以听得出来他压抑着哭泣的声音啊……

爱情,多么折磨人的东西,可偏偏知道了还是放不开,飞蛾扑火也至死不渝。

可是……时间真的能治愈伤口吗?

当樱花瓣肆意飞舞过校园的林荫大道,当柳絮狂放充斥过了这方城市的领空,过了一个春天,在夏初的午后,小凝又一次看到了宗谚息。

那个俊朗如神的宗谚息,穿着雪白的衬衫,纽扣开到胸前,露出了好看的锁骨。阳光下,他的唇角飞扬出了一个几近完美的弧度,还是那漫不经心的懒散和优雅,和从骨子里透出的桀骜。

他和三四朋友聚在那棵老榕树下谈笑,身边站着乔蜜薇,美人如玉,天造地设。

原来他还在这个学校……原来他一直都在……

阳光太刺眼了,刺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阳光太刺眼了,刺得举步艰难了。

终于他看见了她,隔了十米的距离。

十米,足够天堑鸿沟横在中间了。

他微微一笑,向她走来,说,“好巧,没想到走之前还能再见到你。”

小凝眼睛忽闪了一下,“你要去哪里?”

“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说这话的时候,清风吹拂过他的脸庞,额前的头发长了,遮住了他的眼。

阳光刺目,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看到他嘴角扬起的微笑。

“谚息……”

“恩?”懒洋洋地鼻音,一如曾经。

“小时候那个救我的人是不是你?”小凝问。

“不是。”他的声音被风吹得很高,很远。

“恩,知道了。走好。”小凝笑了,泪水在眼角晶莹地划落。

“傻瓜,又哭什么。”谚息垂目微笑,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半开玩笑地说,“虽然我没有很喜欢你,不过如果哪天柳星溯那小子甩了你的话,记得打个电话给我,我会回来安慰你。”

“恩。”小凝点头。

“笑一个给我看吧,”谚息的笑容温暖,眼中却有着一丝不可遮挡的忧伤,“你是我所有女朋友里最不漂亮的一个。真是奇怪,我当初怎么会看上你呢。”

“因为我是好人啊。”小凝破涕为笑。

“恩。”谚息很难得没有抬杠,承认了,他的声音很轻,轻得仿佛天边吹回来的风,恍惚间如此不真实。

“你笑起来啊,会让人觉得,你就是全世界。”

小凝一怔。

宗谚息仿佛自嘲一笑,像是什么话都没说过,转过身去,“再见了,我的公主。”

“谚息!”小凝叫住他。

“什么?”他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对不起,还有,谢谢!”小凝发自肺腑地说。

轻笑。暖风吹过,扬起了发丝和唇角,背着她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然而手放下的一瞬间,小凝分明看到了一条鲜红的印迹,贯穿了那只手掌。

他一直背对着她,可她还是看见他泪流了满面。

初夏的S市是迷人的,空气中充斥着花草的芬芳和闲散慵懒的气息。

宗谚息优雅地喝着咖啡,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坐在他对面的佟静瓷紧张地手心里全是汗水。

咖啡馆内悠扬地回荡着一首Scarborough Fair——Sarah Brightman吟唱的古老歌谣,仿佛穿越了几个世纪缓缓飘来。

“谚息……”佟静瓷哀伤地望着他,想说什么,又嘎然而止。

小凝告诉她,宗谚息不恨她的。

如果宗谚息恨她,在酒吧就不会用“JC”这个名字唱歌了。

JC,静瓷。

所以不是恨,是深切的思念,和爱。

“你爱他吗?”宗谚息看着杯中的咖啡,忽然问道。

佟静瓷愣了愣,低下头,和他一样望着面前精巧的瓷杯里的咖啡。

她的咖啡里加了很多糖和奶精,宗谚息的咖啡里什么都没有。

黑咖啡是苦的,苦到了心里。

终于她抬起头来,眼神变得淡然坚定,“爱。我爱他。”

宗谚息笑了,笑容差点融化在这片阳光中。

“那就好。”他轻笑。

“谚息……”

“照顾好自己,”宗谚息望着窗外的一片春色,轻声说,“我也会照顾好我自己。”

“我……那……我可以来看你吗?”佟静瓷不安地问。

“可以。”宗谚息莞尔。

“你……原谅我了吗?”她夹杂着担忧和欣喜地问。

“我……如果是你,大概也会这么做吧。”他的笑容里带着深深的忧伤。

如果不是小凝,他不会原谅的吧?

可是遇见了她,他便是明白了,如果心是暖的,世间还有什么不能原谅?

只要她能幸福就好了,只要她幸福,他就了无牵挂了。

进入安检前,宗谚息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城市,繁华如梦。

他心底也有片如梦的繁华,埋在最深处,给他一辈子的时间来回味。

垂目前行,到达侯机大厅的时候,忽然一双手在他面前一晃。

宗谚息一怔,呆呆地看着眼前笑嫣如花的美人。

“谚息,你别想一个人走掉!”乔蜜薇挑眉得意地笑。

宗谚息亦无奈地苦笑,“你真是……”

“我真是纠缠不休对不对?”乔蜜薇哼了一声,“我早告诉过你的,在遇到比你更优秀的人之前,不会对你放弃的!”

“比我更优秀的人?”宗谚息飞扬的神采让人眼前一亮,他爽朗地笑了,“比我优秀的人,恐怕还未出生。”

乔蜜薇喜滋滋地挽住谚息的手臂,嘿嘿一笑,“那你这辈子就别想摆脱我了!”

“你就得意吧!”宗谚息手指一弹乔蜜薇的脑门,问,“谁出卖我的?”

“你堂兄。”乔蜜薇脑袋向他手臂上蹭蹭。

宗谚息挑了挑眉,似是无意,抬眼向湛蓝的天空,不语。

“谚息,你说美国的天空会不会有这么蓝?”

“不知道。”

“谚息,有你的天空下,我的心情每天都这么蓝。”

“……”

“真的,谚息,因为,我爱你啊。”

“薇薇,我不能爱你。”

“我知道。”乔蜜薇一怔过后,恢复了笑颜,“可是我会爱你,直到我死的那一刻才会停止。我没有办法不爱你,就像你没有办法不爱她一样。所以谚息啊,无论你什么时候转身,我都会站在你身后。”

宗谚息深邃的眼中倒映了这片天空满目的蓝,温柔轻叹:“美国的天空,应该也是这样的蓝色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