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光

穿越做孕妇

哪家的孕妇这么贪吃,连恶霸嫩相公都能吞,是她!谁教他俊得如此妖孽,却有欠调教,明明她穿越来以后只想当宅贵妇,懒得去招惹他,看他是要妾室满堂飞,还是放她独守空闺都可以,他却偏不长眼,硬要为了宠妾对她强出头,这下她再不出马,将他好生教训一番,岂不是太说不过去?不过,真糟糕……她忘了,嫩草也是会长大的……

哪家的少爷这么被虐,巴头、飞踢都能忍,是他!谁教娘子凶得如此带劲,却莫名勾动他的心,明明想大振夫纲,却三番两次被她抓去教导做人的道理,看她认真的模样,其实他只想跟她学习「做人的原理」呀……无奈娘子不长眼,硬是不把他的性感魅力当回事,这下他再不冷落她个几天,给她点颜色瞧瞧,岂不枉为男人?不过,真糟糕……看她疼爱宠物的模样,当畜生好像也不赖……

穿越做弃妇

 哪家的弃妇呆得可爱,当了冲喜新娘还很乐观。是她!谁教她穿越前是药罐子,现在能活蹦乱跳就很知足,过因久病成良医,反倒能助病弱相公变回恶霸,可惜她相公身兼傲娇病患者,开口就没好话,成天不是捉弄她就是嫌她脸黑、嫌她脏。哼!他没听过“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吗?咦咦咦,她说这话不是想教他吃看看啦……

哪家的相公毒舌得可恶,对谁都不留情面。是他!谁教他十三年没出过房门,差点闷成变态,不过自从她成了他的解闷玩具,日子倒是过得挺惬意的,可惜他天生恶趣味,哪有这么简单就放过她,成天见她在他面前晃,勾得他想“近观外加亵玩焉”。哼!哪知他都准备辣手摧花了,她却只关心他身体行不行?啧啧,她这不是逼他亲自证明自己有多“一尾活龙”吗……

地下皇帝

他错了,只要她笑了,他没有什么不能拥有,在皇朝,要百姓抬头敬着、叫百官弯腰怕着的,不是在床上让嫔妃笑着的荒淫皇上,是他。在皇朝,他笑得唇角高高,官员们就吓得眉眼低低,让人歌功颂德又惊惧害怕的地下皇帝,是他。而这样的他,只有一个想望、一个乐子、一个喜欢——喜欢她迷路宫墙中,饿到自言自语,非得靠他指路,喜欢她怕冷怕寒,非得依赖他送的狐裘、躲进他的臂弯,不料,却有人比他更不懂他的喜欢有多深,竟将她往皇上的寝宫送,妄想挑战他的极限,当她哭得像孩子般的说:“带我回家……”他笑了,那些人都错了,昏帝跟寝宫也只是他脚下的一块地,为了她,他会踩着“地”宣告谁才是皇朝的主子……

闺女买子

都阗小报惊世特刊:据闻,崆峒首富家中二少日前衣衫不整被人在寒烟阁发现,双手有綑绑痕迹,似乎被人好生蹂躏一番……他堂堂金二少,竟被人下迷香强行推倒,更被当成种猪,收到十两金充当……买种钱?!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一定要抓到凶手,逼对方把金子吞下去!这耻辱已让他火大整整三个月,龙静这女人偏偏还来添乱,她家油行乱降价,害他的油行没生意,他管教他家偷油夥计又关她啥事,她竟拿鞋巴他,

就算他过去对她一见锺情,还是得好好整整她才行……等等,瞧瞧这条手绢,跟他在人生最耻辱的那夜捡到的一模一样,再瞧瞧她孕吐到小脸惨白,让他马上想把她送去看大夫……这说明了什麽?好啊龙静,被他抓到狐狸尾巴了吧!哼哼,只想要孩子,拿十两金就想打发他?他可不允许,她姊姊设计鸿门宴,揭穿她未婚有孕、辱骂她时,他当然要直接宣告孩子爹的身分,不只是要保护她,更是要用人证物证叫她休想抵赖!

花魁卖子

据闻,崆峒首富家中二少五年前失身那一夜,大少也失身了,大少日前从寒烟阁花魁手中买下的孩子,就是那夜的纪念品……他金大少一向是个君子,洁身自爱到爹都以为他有龙阳癖,从没想过自己会被人下药,变成野兽把人拆吃入腹,也没想过这事会有后遗症──得到上门叫他爹的小鬼头一枚?!只是,时隔多年才来认亲,这不是挺奇怪?更别提这小鬼说他娘死了,言语中却又屡屡露出马脚,所以不能怪他把孩子扔在艳阳下晒,要逼孩子的娘出面……

瞧,人来了,就是这泼辣大骂他可恶的花魁,不说她和小鬼头的互动简直就像亲生母子,对孩子万分疼爱,就说她身上竟有跟被他硬吃了的女人一样的伤痕,还对那夜的过程知之甚详,像亲身经历……就已经证明一切,怪的是,她死都不承认,不但坚称她只是孩子的姨娘,还收了一千两把孩子卖给他……她态度丕变是在唱哪出戏?再说,儿子本来就是他的,他凭什么要付钱?这根本是诈欺!但如果她连自己也一并送上……他倒是十分乐意!

风骚宅女

她早就表明要好好放个长假,过过久违的宅女生活,所以她很坚决的拒绝接下帮他设计酒店的合作案,但得知那只可爱的大麦町是他的狗时,她的决心便动摇了,当他放心把所有设计都交给她时,她真的受宠若惊,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有狗狗的加持,觉得他愈看愈顺眼,而且他一知道她习惯在家闭关工作,担心她不好好吃饭,便主动要负责照顾她的胃,每天晚上还不忘打电话关心她,

这是她第一次觉得和男人相处这么轻松安心,尤其听到他说想她,她才惊觉原来她的生活早就少不了他了,她为了快点和他见面没日没夜的赶工,却赫然发现——什么?!他就是她误以为的恶邻,只不过制造噪音的不是他,他没有别的女友,更没有家暴倾向,罪魁祸首其实是……这下脸丢大了,先让她躲几天,等她鼓足百分之两百的勇气,再向他坦白,其实……她也是他的恶邻!

回到王朝嫁暴君

 他是她的劫,哪怕前方是地狱,她也愿陪他走下去……呜,她车祸穿越已很悲惨,居然还被指婚给个残佞王爷,正常来说,看过他砍人头像切西瓜的血腥画面,不会喜欢上他,可偏偏这男人很宠溺她,她病了,是他衣不解带的照料,明明不容任何人违逆他,却会因她而让步,放过惹怒他的人,让她渐渐把他放在心上,见到他为宿疾所苦,她就心疼,可她都交出心了,才发现他做这一切只是为了争帝位,不但娶别人,甚至不管她死活,拿她当诱饵好扳倒敌人……

他愿付出一切,只求她心底只有他,伴他一生──其实,她是他唯一认定的王妃,他爱她远胜於爱龙椅,否则他不会不眠不休的照料哮喘发作的她,甚至还陪睡,更不可能因为看见她和他弟弟亲近的手拉手就发怒,而且,重生前他已经争过一次帝位、当过皇帝,一点都不有趣,杀兄弑父终於登基时、当暴君把天下弄得民不聊生时,都没有当他因宿疾而头疼时,能得到她的温柔关怀令他满足,他巴不得把她绑在身边,如今逼她走,只为让她远离宫变危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