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梦

富贵闲夫

三年前,她不得已向她的未婚夫退婚时,万万没想到,三年后两人会在客栈里偶遇,更没想到这看来君子如玉的美男,相处之后,才知压根不是那回事!他在客栈里关照重病的她,确实令她心动心软,可他竟打着未婚夫名号,趁喂她喝药时对她上下其手,顺道把她扒光、爬上她的床,说是要温暖她虚弱冰冷的身体,这样就很无赖可耻了吗?错了,他根本不知耻字怎么写!这急色鬼还趁她病得晕晕沉沉时,拿他那张祸水脸诱惑她,害她防线失守,被吃干抹净……好吧,他虽满脑子都想对她乱来,但他对她好,也是事实,再说,生米煮成熟饭了,他又坚持娶她,她不嫁也说不过去,只不过,他们俩注定无法共白首,等她那不得不退婚的理由被发现,她也就该离去了……

相公勾勾缠

“赏口饭吃吧!”想她不过是位区区的私塾先生,辛苦了一天,正想和她的书僮好好吃碗饭,怎么就会碰上这个艳冠群芳的美男子,不停的用眼神跟她讨饭吃,好心的赏口饭之后没想到他居然赖著不走?!就连她洗个澡他都要来凑热闹,帮帮忙好呗!虽然她是女扮男装没错,可他也不能全身脱光光的要她帮他搓背啊!还要她不可以对秀色可餐的他伸狼爪,气得她拿走他的衣服,让他大演裸奔记,但他却从此缠她缠上了瘾,还说就算她是男的他也不介意,她是被他的爱情无性别给感动了没错,无奈此时她的“仇家”竟找上门来,她只好赶紧甩了他,包袱款款逃难去……

道姑王妃

老天爷啊,这不是她要的人生!她打小被迷信的家人舍弃,跟着道姑师父潜心修法,如今却被一纸家书召回,自私的父母竟要她代替姊姊嫁人,她想着代嫁还清生恩,替无情的家人化解一场滔天祸事,却直到大婚当天才发现父母瞒了她一个天大秘密──她那当朝七皇子的夫君竟在多年前因一场意外成了憨儿!看着惯会露傻笑说傻话的丈夫,她只能安慰自己憨儿至少单纯,

但她真是大错特错,这家伙的憨傻、乖巧和安分还会挑时段,夜晚一来,他哪还有半点傻气?眼一眯、衣一脱,拖着她上床不说,还执意让她下不了床,吓得她决定诈死出逃……谁知这家伙其实是装傻避政乱,不仅没被她骗倒,还迅速以「治病」为由要来缉捕她,要她好好地负责,沾上这非她不可的腹黑妻奴,等着她的将是一世与他纠缠的恶梦……

肃王千岁

据市井传言,权势倾天的肃王千岁有断袖之癖,当朝丞相的大公子便是他相好──ㄟㄟㄟ,那他还来招惹她干么,就算要找幌子,也不必把戏作全吧?况且,夜夜闯她香闺占她便宜,是要演给谁看啊,更可恶的是,明明是他相好男女通吃频频向她示好,他不回去教训自己人,反倒找她出气,竟然光明正大的登门入室来坏她名节,害得本来就乏人问津的她更成为世人眼中的残花败柳,所以能怪她兴起“不如归去”的念头吗?可这男人实在霸道,居然扬言没他允许,她就不能离开,不论生死。可惜这回恐怕难如他所愿,被父亲当作暖被的工具送人,还遭人下春药,如果不想糊里糊涂失身,她是真的只剩下一条路可走……

大瘟神

她呀最怕麻烦了,目睹杀手死在面前,没二话,倒头一晕,装死,她深信自己演技一流,为什么还是被这个俊美书生识破,而且一定是她眼花,否则她怎么觉得他一直在勾引她?后来她才明白,他就是娘说的那种“深藏不露的狗”,瞧她自从被他缠上后,没过过一天平静的日子,先是莫名其妙的成为名震江湖的杀手“月杀”的接头人,继之又沦为江湖第一美人眼红的情敌,明明她出江湖只是为了找个老实可靠的相公向爹娘交代啊,不行她一定要甩掉这个祸水美男,不然,平淡是福的生活绝对会离她很远很远,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呀,她居然因为他的另眼相待被谣传是个举世大美人,天晓得,她貌比无盐,根本就没易容,结果没人信不打紧,还倒楣的被恶名昭彰的淫贼给盯上……

野蛮娇妻砸过来

穿越还送衣服和装备,这时空系统也未免太周到,但……为啥是男装?再看接住她的帅恩公那惊喜的眼神,欧买尬,敢情她遇上个Gay?这也太衰了吧,人家穿越,遇大侠、遇皇帝,等着当盟主夫人、当皇后,她却可悲的为了不被扫地出门而不得不假扮兔爷,每天跟着对她很垂涎的花美男花前月下谈情说爱,直到他的魔爪情不自禁摸上她胸前的伟大,她才发现──
这家伙早就看穿她,不说破,只是因为方便吃豆腐,×!有够腹黑,都不知道她为了要扳直他烦恼多久,原以为两人之间已经没了阻碍,可以顺理成章在一起,谁知他早就有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糊里胡涂当了小三,她气不过,决心跟他切八段,而他表面上爽快放人,却在她走后又死皮赖脸的缠上,意外让她发现他瞒了她一个更大的秘密……

王爷惧内

据说手握皇朝兵符的威风晋王,最近多了个小毛病──很尊重新婚妻子……就是怕老婆啦!不但任她在大臣为他举办的选妾宴上对他大发飙,还很可怜的三不五时就被赶去睡书房,家里没温暖,连想上青楼跟花魁谈心,那个善妒的王妃居然也不准,硬是抢先他一步将人包下,害他连看也看不著,更别说吃了,只是大概他找花娘的行为严重刺激到了家中的母老虎,听闻后来他就夜夜被压榨,日日精神委靡,一代翩翩美男子的悲凉际遇,自是成了说书的好话本,可不知何时,却悄悄出现了另一款完全相反的故事内容,这回,那个惧内王爷,竟成了扮乖吃妻子的大色狼……

总裁骗婚

这是她做过最笨的一件事——居然在极度爱困的情况下把自己卖了?!好友的大哥兼她年幼无知时的暗恋对象,用一千万来换她为期两个月的契约婚姻,乍听之下是挺划算,可当“事到临头”,她巴不得自己没签过那纸合同!损友小姑和突然返国的公婆已经够难缠,现在连昔日追求她的学姊也跑出来乱,更别说那位让她生活一团糟的始作俑者,明明她这个人无欲无求、不情不爱,偏偏却遇上他这纵欲过度的色狼,还不时对她流露……温柔深情的目光?不,她一定是搞错了,这种风流阔少怎么可能动真情?更何况,她早就决定这辈子不再爱了……

我家妖孽

 说他风流太客气,封他个“禽兽”还差不多!明明外表俊美无俦,还顶著药谷主人的光环,做出来的事却下流到令人发指,且脸皮之厚冠绝天下,被他轻薄她当被狗咬,这厮居然回她──有像在下这么俊美的狗吗?很好,算她怕了他,不过某人真的很懂得得寸进尺,到后来竟连避嫌都省了,直接滚上她的床,害得她被对他垂涎已久的女人指责败坏风俗,气不过,她决定跟他分道扬镳划清界限,不料却遭被美色迷惑的丫鬟出卖又回到他身边,而且这回有人学聪明的从她老爹那边下手,只不过祸害就是祸害,就算成亲后还是不改本质,见死不救害人家夫妻阴阳两相隔的分明是他,结果仇家却掳走她代夫受过……

娘子且容情

她向来大剌剌的行走江湖,最看不惯的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酸书生,偏偏爹娘却私自替她订下一门婚事,为了要取消这门姻亲,她还被她爹娘四处追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们亲子间有什么仇恨。好不容易取得双亲同意上门前来退婚,却被他傻傻骗上婚礼拜堂!胁迫他写下休书休了她,他却表示七出之条她一样也没犯,这分明就是要气煞她也!他明明只是个死书呆,什么也不会的只会背诵圣贤语,怎么她就拿他没辙……

缠定将军夫

很好,这起奉旨抛绣球的婚事明显有暗桩,彩楼底下只有看戏的阿猫阿狗,过了十天才来个像样的──嗯,这么说还抬举了这位风尘仆仆的路人甲,她爹花那么多银两就只能搞得她像没人要兼找来这种货色啊,气得她摔东西泄愤……呃,他不知天下掉下来的礼物不能捡吗?那颗彩球带回去可是要付出一辈子为代价,不过没想到这位路过的大将军剃掉胡子后是个小白脸,而且越看越眼熟,好像那个曾经跟她结下梁子的混蛋?!厚,肯定是他啦!她喝醉酒会有“调戏美人”的怪癖,他被她摸个几把有啥关系,竟和五年前一样,把她丢进酒池“清醒”一下,害她大病一场他又一脸舍不得,两人说好要他去办妥的毁婚请罪奏折,亦被皇上退件,看样子他是很想娶她、对她负责喔,那他连夜包袱款款回边疆,当个落跑新郎又是什么意思?

妖女不妖

都说逍遥公子柳枫是名满天下的正派大侠,他本人也认为他就算没光风霁月,好歹也算光明磊落之人,可直到遇见她,他才晓得自己也很有当登徒子的天分,无时无刻不想吃她的嫩豆腐、摸她的纤纤素手,没办法,谁教这位姑娘实在太有趣,让他不由自主动了心──她外表一副恪守礼教的闺秀样,其实骨子里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不仅武功高强,嘴上功夫也十分厉害,每每能将人气得跳脚,

她的行事作风还非常大胆,完全把男女授受不亲当放屁,他不过开玩笑邀她同眠,她居然拍拍床铺要他上去侍寝(?),甚至在吃干抹净后把他赶出房去,嫌他碍眼,好伤他的自尊心,唉,爱上如此特别的女子,让他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能拥有她,忧的是她的心思太难捉摸,这不,她没留下只字片语就消失无踪,害他变成寻妻弃夫,殊不知这才是两人能否在一起的重要考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